全本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五章 少女们的记忆(1)

    在这次职介觉醒仪式中收获甚大的斯朗和方痕没有任何一丝留恋,踏过重新出现的圆轮门,回归到真实之中。

    在踏过门的瞬间,寄居在灵魂海中的方痕,右上手背上闪过一丝蓝光,一个比六芒法阵更加复杂的仪式之阵浮现瞬间便再度消失得无形无中,就算是少年自身也并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常。

    门后世界,真实再现。菲尼克斯大会场再度出现在两人面前,席无虚座,二十多名统御依然高高在上,各自派系间的关系却凸显的淋漓尽致。

    隐秘的扫过菲尼克斯大会场,最终在东方地界区域的一个角落里,少年看见了他的伙伴。只是在其中,并没有看见美人鱼和寒霜巨龙。心里默想着这两者应该还在进行仪式,斯朗便在艾斯的挥手示意下,打算前往他们的所在地。

    只是就在斯朗打算动身之际,他却突然间转过身子,双手微微向着前方一抱。

    下一刻,一具成熟充满诱惑的身子便被斯朗环抱起来,同时一股带有海洋的清新气息扑面而至。作为当时人之一的斯朗,此刻已经一脸懵逼。

    时间回归到方痕的试炼。

    美人鱼少女其实早已完成了试炼并觉醒职介,但诡异的是,当她踏过重新出现的大门后,出现在眼前的并不是大会场的景色,而是一个充满阴森的地方。

    最容易质变的暗源能充斥在身体的周围,一丝丝怨气杂夹在游荡怨灵的尖叫中不断纠缠着自身,企图侵蚀着自己这一异类。

    在少女没反应过来前,身边骤然间出现了一名来自北方地界的凰女,以及一名来自中央地界的天女,而这两名突然出现的少女此刻脸上也充满茫然。

    随后,异变再现。

    由幻术师带领的一支中央地界的队伍,由邪羽少主带领的一支北方地界的队伍同样出现在美人鱼的眼前。

    看见先后出现的两名少女和两支队伍,柰莉雅警惕的同时抬手召唤出觉醒职介后所获得的海之章。先后出现的少女和队伍都同属一个地界,而只有她自己一人是独特的,这由不得美人鱼不紧张。

    似是刚刚从茫然中回过神来,来自北方地界的凰女伊丽莎白眉头紧皱。在看见邪羽少主后,却没有一丝犹豫,焰色赤羽长弓凤求凰显现在她身前。

    抬手抓住独属于自身的武装,凰女伊丽莎白直接就往那一支北方地界的队伍使出自己的拿手好戏-天降雨。显然少女并没有因为对方是与自己来自同一地界就有所保留。

    下一刻,怨灵和怨气占据的上空被一片红色的云海侵蚀,由赤色红芒组成的漫天雨水如同疯狂的军队一般,以邪羽少主为目标,对着这一支队伍展开毁灭性的打击。

    在凰女伊丽莎白唤出赤羽长弓的时候,柰莉雅同时在积攒着能量,以防万一。

    只是当看见这名凰女一言不合就往同样来自北方地界的队伍糊了一脸是,防备中的美人鱼少女、依然在适应突然改变环境的幻术师和邪羽少主都被凰女的这一手吓得不轻。而天女艾妮思更是如同兔子般一下蹦了起来,往柰莉雅的方向挪过去,确保远离这彪悍的少女。

    在这种敌我不明的情况下,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确认就直接糊对方一脸的行为,真的没问题么?传说中的出其不备最多也就这样子了吧。

    吐槽归吐槽,但是看见祭出武器的凰女攻击对象并不是自己,美人鱼在心底轻轻的松了口气,最起码现在看来暂时安全了。

    在松气的同时,柰莉雅往天女的方向望去。只是一眼,就觉得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同时不好的预感缠绕在心头。

    似是感觉到美人鱼的目光,艾妮思先是警惕的看了一眼依然在专心致志糊对面一脸的凰女,确保对方不会突然之间暴起也对着自己来一发的时候,便把目光投向了望向自己的美人鱼。

    然后,天女艾妮思漂亮的大眼睛就如同灯泡一样亮了起来,一股诡异的气息突然出现,少女的身子更是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看见对方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的激动样子,美人鱼柰莉雅终于回想起那掩藏在心底的,曾经被百合萝莉所支配的日子。积攒的魔力经由海之章疯狂输出,组成了一个覆盖全身范围的水系法术,纯水盾佑。

    在纯水盾佑形成的同时,艾妮思就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冲向美人鱼。在到达其身前时一道白色的光芒一闪而逝,最终天女无视纯水盾佑扑倒了柰莉雅,漂亮的小脑袋在美人鱼的丰满上蹭啊蹭,边蹭的同时还在大声的说道:“亲亲莉雅老婆,好久不见了,我好想念你,呜呜呜……。”

    听到那魔鬼般熟悉的话语,柰莉雅不由感到悲从中来,最终还是没有摆脱这恶魔的魔爪。

    而其他听到天女艾妮思惊人话语的在场者,均是被吓到了。凰女伊丽莎白更是被天女的发言惊得连技能的释放都迟误了一下,原来这个小丫头才是隐藏的大魔王。

    其中全程几乎打酱油的幻术师更是在心底卧槽了一句:“原来这小妞是百合,怪不得之前一直对她的攻略全部都失败了。话说,现在这究竟是什么情况?我不是在接受觉醒职介后的收获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为何我对这支队伍毫无印象?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阴谋不成?”由艾妮思的发言从而引申到阴谋论的欧恩思索着,最终依然毫无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