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7处理伤口(1)

      “小染,我……”

  “闭嘴。”秦染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要说话,不然哪句话激怒我了,你就等着去死好了。”

  秦染这话说的并不轻,季和书却是在心里头乐的不行,于是从善如流的闭了嘴。俩人再没说话,秦染见处理伤口还需要一点时间,便先放下来又出去朝霜雪他们吩咐了几句,而后回来继续处理伤口。

  过了一会儿,俩人带着另外一些东西走了进来,霜竹手里还端着一个炭盆。秦染头也没抬,说道,“把我说的那几样药材放在锅里煮沸,然后把这把刀丢进去煮一煮,再放在火上烤一会儿,最后用雄黄擦一遍。”

  “是。”霜雪得了命令,和霜竹随即开始忙活起来。

  季和书好奇,“你这是要干什么?”

  “你的伤口上有腐质,若是不处理干净,你这伤永远也别想好,”秦染白了他一眼,指了指他身上的伤口,继续说道,“这儿没有麻药,我待会儿要处理的时候,你忍着点儿疼。”

  “没事儿,这点疼我还忍得住。”季和书咧嘴笑的没心没肺。

  秦染却是冷笑,“先别说大话,待会儿就让你疼的叫娘也没用。”

  “我本就没娘,叫也没用。”季和书和秦染抬杠,一脸坏笑。

  “……”秦染懒得搭理他,不打算再多说一句话,只是专心处理伤口。

  待她将伤口处理的差不多了,那边的霜雪和霜竹也按照秦染的吩咐将小刀给处理好了递给她。

  秦染接过小刀,抬头看向季和书,“会很疼,你忍着点儿,别乱喊,知道吗?”

  “只要是小染你来处理,我就是疼死也不会叫一声。”

  ……这个时候还记得耍贫嘴,想来是不知道什么叫疼了。秦染面无表情,她怎么不记得那一世的季和书有这么贫呢。

  得了,管他疼不疼,不死才是最重要的。

  这么想着,秦染瞅着伤口上的腐肉,直接就下去了第一刀。

  刀下去的一瞬间,季和书只觉得眼前顿时一片发黑,他咬着后槽牙生没让自己惨叫出声,但是闷哼是绝对少不了的。

  “知道疼了?”秦染抬头,看着季和书额头上渗出的冷汗,吩咐道,“霜竹,找个厚点儿的帕子或者什么东西,让他咬着。”

  霜竹闻言,立刻便从秦染吩咐的东西中,拿了两块帕子,叠在一起让季和书咬着。秦染则是毫无所觉得继续处理手上的伤。

  这一个时辰过的真是无比漫长,在场所有的人,除了秦染以外都是这么想的。

  伴随着季和书一阵阵的闷哼,就连霜雪和霜竹都不忍再看下去,想要退出去,却又不得不在秦染的身边打下手。

  季和书则是更加不好过,毕竟挨刀的那个人真的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