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0礼遇心思(1)

      像不像郡主无所谓,她只要是个货真价实的郡主就行了,秦染毫不在乎。

  “王爷什么时候回京?”秦斐然和秦染闹腾够了,开始问起正事儿来。

  “约莫还要个十多日,他们要在京郊大营休整,没那么快。”秦染伸手拿起霜竹刚刚送来的水果,一边吃一边回答秦斐然,“不过,过两天季和书就到了。”

  “嗯?和书不跟着王爷一块儿走吗?”

  “他受了伤,可以跟皇上说需要治疗所以先行一步,过两日就会到了,我们就去城门口接一下,然后再一块儿回府。”

  “受伤了?伤到哪里了,严重吗?”秦斐然神情紧张,十分担心。

  “还好吧,”秦染把手里的果核儿扔下,接过霜竹递过来的帕子将手擦干净,嘴上却是不停,“昨儿我去的时候已经给他处理过了,其实伤倒是还好,就是他自己不当回事儿才让伤势严重了,不过没什么大碍。”

  听闻秦染的话,秦斐然松了一口气,“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秦染瞅着秦斐然紧张的神色,探究地看了秦斐然一眼,季和书受伤,她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说……

  秦斐然的心下一动,转一圈眼珠子,回头笑道,“季和书受伤,姐姐这么紧张,莫不是……”

  “你瞎说什么呢!”秦斐然伸手就要去拍秦染,“小小年纪,怎么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

  “我想什么了,我可什么都没说,”秦染耸肩,“倒是姐姐,这解释就是掩饰,姐姐你……”

  “你还说!”秦斐然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着急,追着秦染就要打。姐妹俩在花园里面你来我往的,在旁人看来倒是一派的和气。

  霜竹站在一旁看着,面上也不自觉的带着一抹微笑,映梅站在霜竹的后面,规矩守礼的样子,但是眼神却是片刻不离开秦染手上的东西,一旦茶少了,映梅就拿着水壶替姐妹俩把茶水添上。

  巧月站在一旁,偷偷地将一切都看在眼里。

  来了这瑞亲王府这几日,她都觉得过的很是憋屈。她总觉得这瑞亲王府的大小奴才似乎都很排斥她,从来也不和她多说几句,每个人表面看上去都客气有礼,但是实际上真的是生疏的紧,每次她想多攀谈两句的时候,他们就都闭嘴了。

  这些日子当真是把她给憋坏了,本想着说来庄子上多少能松快点儿,却没料到,映梅和梦竹似乎都不稀得搭理她。梦竹要料理主院的事情,借口就直接在主院忙活不回来,而映梅呢?那就是闷葫芦一个,饶是她说上一百句,映梅顶多能回一句。

  如今霜竹回来了,这位可不是巧月能开罪的起的,一张嘴和刀子似的,生怕哪句话把她给得罪了。

  当真是不如在郡王府的时候自在,巧月无不哀怨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