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1好似母亲(1)

      接下来的两三日空闲,秦染陪着秦斐然在庄子上转悠。

  两个姑娘家,泡了温泉,转遍了庄子后头的整个山头,秦染本想着打两只山鸡兔子啥的开荤。不过考虑到秦斐然还在孝期,不宜杀生,便还是作罢。

  又带着秦染去了京郊有名的寺庙里头烧香祈福,秦斐然坐得住,和寺庙内的方丈住持谈经论道很是投机,秦染则不然,她对这些敬畏归敬畏,让她真的坐下来看那些佛经之类的,那简直和要她的命差不多。

  秦斐然自然也看得出秦染坐立不安,只能是小谈一番后,便与秦染一块儿回了庄子。秦染不好意思,便说道,“姐姐日后可以常来的,今儿过来见见,以后带着巧月他们来就是了。”

  “好。”秦斐然弯了弯眼眸,笑的温柔似水。恍然间,秦染似乎在秦斐然的面容上看到了几分郡王妃影子,她对郡王妃不熟,也就很小的时候见过几面。

  她的印象里,那是一个极温柔的女人,说话带着和风细雨的柔。秦染从小未见过母亲,一直跟着秦明川长大,被秦明川溺爱的无法无天,骄纵且莽撞。说话做事向来也是直来直去,即便是到了后来最艰难的那些年,她最多做到的不过是沉默,骨子里倔强和执拗始终都是改不了。

  有这么深的印象,只是因着在那一世的某次见到郡王妃的时候,听见季和书站在她的身边轻轻说了一句,“她真的好像王妃。”

  仅仅这一句,就仿佛让秦染从郡王妃的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母亲的样子。那种极具女性美的温柔和暖意,真的也是她的母亲所具有的吗?

  她不知道,如今这种感觉似乎又在秦斐然的身上又找到了。秦染只觉得世事恍然,似乎有些东西一直在变,而有些东西却好似一直没变,一代代的传承而下。

  不过,这些到底秦染没有和秦斐然去说,毕竟有些东西真的是说不出来的。

  回到庄子的次日清早,秦斐然早早地就起来了,让巧月把东西给收拾收拾,“今儿我们去接了和书以后就直接回府了,你赶紧把东西都收拾一下。”

  “不着急吧,”巧月朝着秦染的院子看了一眼,说道,“那边还没起呢,待会儿小姐用早膳的时候,奴婢再来收拾也不迟啊。”

  “那怎么行,”秦斐然摇头,“小染自然是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不行,总不能够让小染来等我们。”说罢,继续催着巧月赶紧把随身的东西收拾了。

  巧月撇撇嘴,不服气道,“那郡主前前后后好几个人伺候呢,收拾起来自然也快,咱们院子才几个人呀!”

  “既然知道,那就快点啊,”秦斐然也不生气,看着巧月还不动手,自己便先动手收拾起来,“就是咱们慢一些,所以才要提前收拾,不然哪里赶得上他们,总不好叫人家等着。”巧月这才不情不愿地这才起身开始准备收拾。

  正在收拾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圆脸的姑娘,是和梦竹映梅一起的沁兰,她笑嘻嘻的走到秦斐然的面前福了福身子,“堂小姐,霜竹姐姐让奴婢过来帮着收拾收拾,您只管吩咐奴婢就是了。”

  沁兰在几个丫鬟里面年纪最小,如今也不过才十岁的年纪。她基本上在秦染院子里的任务就是配着秦染闹一闹,玩一玩,其他人也不会叫她干什么重活儿。

  不过沁兰也是机灵活泼的,看着这圆溜溜的大眼睛,就知道是个机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