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5对比的伤(1)

      人们等待不到一刻钟,秦染远远就见到一行人马朝着京城的方向走过来。

  “来了!”虽说前些日子才刚刚见到父亲,但是丝毫也平复不了她此时此刻的激动。城门下的太子听闻到秦染的这一声,嘴角绽放出笑容,再次挺直了脊背。

  御马立于太子侧后方的大皇子则是嗤笑一声,强压下心中的不满,扭头不愿意再看太子那一番惺惺作态。这一次父皇派秦明川出兵去西南剿匪,本就是动了他地盘,他不是看不出来父皇这是在借镇北将军的手打压他,但是,他又能如何?真的将自己多年苦心经营一切都拱手让人吗?

  他不甘心。

  同样都是庶子,凭什么他程天舒就是能够做太子,而他程天敬就应该活该只能是个大皇子?只是可惜,为什么没让那个小子死在匪窝之中。程天敬眼神阴鸷。

  眼看着大军越来越近,饶是程天舒再不愿意,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付今天的这一场面。

  很快,秦明川带着大军走到太子跟前站定,秦明川下马一步步走到太子跟前,跪下行礼,“臣秦明川拜见太子殿下!”随即,秦明川身后的大军纷纷下马行礼,声音响彻了整片天空。

  见礼完毕,太子立即走上前亲自将秦明出扶起来,温声道,“大帅此番剿匪着辛苦,如今得胜凯旋,孤今日代父皇来迎接大帅进京!”

  “臣叩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秦明川再次行大礼,在太子温声允准下站起来,太子这才继续说道,“大帅近日来舟车劳动很是辛苦,父皇今晚在宫中设宴为大帅接风洗尘。”

  说完又是一阵叩谢皇恩,来来回回。

  站在城楼之上的秦染看的当真是心累不已,要说那一世她还真没觉得这些来来回回的大礼有什么不对。但,或许是上一世活的太过于自由,以致于现在看到这拜来拜去行礼问安就觉得特别累。

  所幸在瑞亲王府除了她爹爹秦明川,剩下的就是她了,没有一般世家大族那一类晨昏定省,不然真的要把她逼疯不可。

  一套来回的见礼寒暄下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太子这才与秦明川开始往城门里面走,走了两步,就见太子与秦明川说了些什么,秦明川抬头朝着城楼看过来。

  秦染高兴地朝秦明川挥挥手,秦明川也咧嘴露出一个笑容来,冲着秦染挥了挥手。

  秦明川和太子进了城门后,秦染拉着秦斐然说道,“咱们也走吧。”

  “不下去迎接王爷了吗?”秦斐然有些愣。

  “不用,”秦染笑着说道,“他现下和太子还要去长街接受百姓的迎接,咱们回府等着就行了。”

  “是这样啊,”秦斐然垂下眼睛,“我还以为小染你可以和太子站在一处迎接王爷呢。”

  “哪儿能呢,”秦染好笑,拉着秦斐然的手晃了晃,“女眷不得抛头露面,这规矩难道姐姐忘了吗?”

  “我……我倒是没有忘记,只是,我以为小染你会不同的。”秦斐然咬了咬嘴唇,小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