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6传递消息(1)

      在宫里逗留了一天,秦染带着霜雪终于是回到了王府。

  进了王府的大门,秦染就立刻吩咐霜雪和霜竹,“去,从今天开始,瑞亲王府闭门谢客,所有人都不见!”

  “但是,这若是有人问起来……”霜竹有些犹豫。

  “没事,不会有人问的。”秦染非常笃定,“有人来访,就说我本郡主这几日心情不好,不见客。”

  反正她秦染,哦不对,是沐阳郡主向来骄纵任性,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见此,霜雪和霜竹也不再多说什么,应声后便忙活开来留秦染一人坐在屋内,仔细琢磨今日和皇上的那几句对话。

  让她进宫读书这事儿,在那一世是没有的。

  不,也可能是有的,但是那时候被父亲给拦下来了也有可能,秦染琢磨着。

  在此之前,她对这位皇帝陛下并不是很了解,只听世人说皇上和大将军很是亲厚,大将军为皇家驻守西北,立下汗马功劳。

  当时所有人都说,皇帝很是仰仗大将军,对他非常信任。

  那时候的她也信以为真,并以此为傲。

  然今日见的这位皇上,秦染发现这位皇上绝对不是世人所传说的那样。

  毕竟侧卧之榻,岂容他人酣睡?

  当年祖父跟随先皇开疆拓土,打下这江山基业,立下汗马功劳,这才被封为一字亲王。

  如今父亲算是真正的子承父业,幼年起就跟随祖父在西北吃着沙子长大,现如今镇守西北一方,使得那些边关部族更是闻风丧胆。

  他虽贵为亲王,却是真正的“苦出身”,勤学武,看兵法,上阵杀敌,伤痕累累,真正的靠军功撑起了亲王这个尊荣,一世活的光明磊落。

  但皇帝却是玩弄权术出身,俩人完全不是一个成长的环境,皇上又如何能够全然的信任父亲?

  这必然是不可能的。

  而说回到进宫读书这个事情,按道理来说,一般皇亲国戚的各家世子才有进入皇家读书的资格,女孩儿都是各家自己教导。

  此前从未听得有哪家的女儿进宫跟公主一块儿读书的。而且还找女伴读?当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了。

  秦染把京城的人都盘算了一圈,首先便先排除了周家。周家是皇贵妃的母家,皇帝如此这般的做派,必然是不想让周家和瑞亲王府牵扯太深。

  既然周家不可能,其他的呢?余家估计也是不可能了。

  至于说剩下的……秦染挨个中盘算,发现其实都不算太合适。

  对了,难道是那个?秦染坐直了身体,没错了,姐姐过来不就是这一年吗?当时她还觉得奇怪,想来应该是这件事引起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