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六章 秦笙(1)

      一道剑光闪过,怪物疯狂的目光被定格,它只在喉中发出最后的一道吼声,便瘫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机。

  “王……”

  徐初跪倒在地上,艰难地喘气着,他不知道怪物究竟在喊些什么,也来不及思索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疲惫地站起身来,走向一扇门,直接推门而入,瘫倒在了屋中。

  一切又陷入黑暗。

  …………

  皎洁的月光下,世界的东方正被黑暗所覆盖,而几乎在同一时刻,一道道灯光不约而同地亮起,散落在各个阴暗的角落里。

  透过薄薄的窗帘望向窗内,一道道单薄的身影在灯光下剧烈地喘息着,恐惧已将他们的灵魂占据。

  那,不是梦。

  而今夜,注定无眠。

  …………

  徐初自床上惊起,汗水已经浸透了他的衣物。

  他刚一起身,一阵剧痛自他的左臂传来。

  没有伤口,但却有一种断裂般的疼痛感,而这种疼痛不断地提醒着他:一切都是真的。他已经没有理由再去逃避它的真实。

  徐初来不及穿好衣服,便起身冲出门外,看向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

  究竟是梦醒了,还是又进入另一个梦?究竟哪里才是真实?

  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他想不出答案。

  徐初依靠在门框上,瘫坐下来,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的世界,不知在想些什么。

  凉风袭来,吹拂着他的脸颊,似乎是在告诉他:你已经回到了现实,刚刚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明月依旧高悬于夜空之上,散落的几处星辰也在点缀着那张黑色的幕布,远处的高楼之间霓虹灯静静地照亮着来往的行人,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模样,科技的齿轮还是照常运转着,世界仿佛还是原来的世界,没有丝毫的改变。

  可是这一切真的已经结束了吗?明晚会怎样?未来会这样?

  徐初不知道,现在也不想知道,或许他所经历的恐怖,不过只是刚刚开始……

  …………

  昏暗的房间内,一位身着黑衣的年轻男子缓缓地睁开了双眼,黑色的衣衫上隐约可以看到已干的血迹。

  “醒了?”男子看向前方略显富态的中年男人,嘴角透着戏谑的味道。

  中年男人也睁开双眼,看向对面正擦拭着一柄长剑的黑衣男子。

  剑身上残留的血迹正被男子轻轻擦去,露出银白色的光泽。

  “你是谁?”中年男人正要起身,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牢牢地捆在了椅子上,“来人……”

  “哈哈,放心,外面的人一个都不剩了,不用喊什么,没人听得到。”男子收起长剑,笑着说道。

  “你要做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你几个问题。”男子站起身,提剑向着中年男人走去,将长剑直接架到了他的脖子上,“别耍什么花样哦,我向来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更何况你杀了我的人。”

  “那你会放过我吗?”中年男人扔下了衣袖里的小刀,紧张地看向黑衣男子。

  “谁知道呢?”男子并没有给他准确的答复,但言语之中已经宣告了他的结局。

  “你杀了我吧,我是不会回答你的。”中年男人嘴上这么说着,但眼中却充斥着难掩的畏惧。

  “哦?既然这么有骨气,刚刚为什么要问我会不会放过你?哈哈哈。”黑衣男子当着中年男人的面大笑起来。

  “说,你是谁的狗?”黑衣男子停下笑声,再次看向中年男人,手中的剑贴着他的脖子开始向下压去。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就这么急着去死吗?”

  一道血纹出现在中年男人的脖子上,但男人依旧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嘴还真挺硬。”黑衣男子笑了,收回了手中的长剑,又坐回了椅子上,拿起了一张纸,念了起来,“张德权,42岁,年轻时曾多次走私毒品……”

  中年男子皱眉,不知道对方要做些什么。

  “妻女居住于宁城A区……”

  中年男人瞪大了双眼,打断了黑衣男子的念话:“混蛋!你要做什么?!你这样坏了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