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七章 身影(1)

      徐初一步踏入森林之中,脸上的面具瞬间破碎,露出了他苍白但却狂热的面孔。

  身边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他的视野中只剩下那一轮如瞳孔般的血月。

  耳边嘈杂的呓语声也停歇下来,只剩下不知来自何方的嬉笑声,勾动着徐初的内心。

  意识渐渐模糊下来,似乎要彻底熄灭,但他并未挣扎也无怨念,模糊的意识中只有欣喜。

  祂要借助自己的身体回归现世之中,而这对于将要归于死亡的自己来说,毫无疑问,乃是无上的荣耀。

  鲜血浇筑而成的手臂自血月中垂下,正不紧不慢地靠近着自己的信徒。

  “咔——”

  空中的血手动作忽然停滞了一下,徐初的脑海也如同卡壳一般变得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当他重新恢复思考时,对于死亡的恐惧瞬间涌了上来。

  我……为什么会在这?

  眼前密密麻麻的树木刺痛着他的双眼,来不及思考,恐惧便驱使着他向后逃窜。

  他看到数不清的齿轮在前方转动,他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已经被恐惧支配的大脑无法去思考那是否安全。

  那里是唯一的光,也是他心中唯一的选择。

  身后的嬉笑声变成咒骂声,不断侵扰着他的精神,血色的手臂也继续朝着徐初而来。

  他想要回头,但理性告诉他绝对不能回头,两者在徐初的脑海中剧烈地拉扯着,他感到自己或许已经站在了崩溃的边缘,只需轻轻一推就会坠入悬崖之中。

  几步之遥,徐初却感觉耗尽了他的全部气力也难以抵达,而那正飞快转动的齿轮也开始出现裂纹,甚至破碎。

  耳边的咒骂声再次变为嬉笑声,似乎在嘲笑着他的无能。

  再待在这里会死。对此,毫不了解现状的徐初深信不疑。

  可是,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其他人都好好地活在世界上,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都好好地活着!可是我又是因为什么要这样死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啊!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徐初双唇颤抖地发出声音,明明已经拼尽全力,但前方的走廊确实越来越远。

  曾几何时让他感到诡异可怖的幽深走廊,此刻却成了他眼中唯一的避风港,但他却始终无法抵达。

  “啪!”徐初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无力爬起。

  哈哈哈……就到这了吗?刚刚为什么要让我恢复意识……如果就那样死去其实也挺好。

  徐初倒在地上,无力再反抗什么,只是闭上了双眼,任由筋疲力尽的意识模糊下去。

  但就在他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一把断剑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视野之中,已经没有了阴森的森林,而是变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原野。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道伟岸的身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一道道剑影浮现,围绕着那道身影。

  徐初隐约中感觉自己见过这幅情景,但却无法回忆起来。

  他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徐初的心中只剩下疑问,之前的恐惧已荡然无存,只因那道身影散发着无尽的威严,驱散了他心头的所有阴霾。

  伟岸的身影将断剑高高举起,向前斩下。

  【审判——终焉之时】

  顷刻间,黑暗的天空之中被斩出一道巨大的裂痕,徐初再次感觉自己的精神要溃散开来。

  …………

  夜枭背着赤面跑了很久才停下来,哪怕已经距离那片区域很远了,他依旧不敢回头去看。

  那轮空中的血月所散发的光芒,仍旧笼罩着他的灵魂。

  仅是回想,便让他有一种如坠冰窟的战栗感。

  而且当他回想到那轮血月的时候,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想象中的那轮血月在不断地变大,向他靠近,几乎要降临到他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