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九章 寐鱼(1)

      “小心!”

  吴羡之一手拿着酒葫,一手抓住即将掉落法宝的张小凡,将他拉起身后,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其余几人见状,纷纷止住身形,看向二人。他们也注意到刚才发生的意外,若不是吴羡之反应迅速,加之离得较近,及时出手,只怕这位本届七脉会武位居第二的青云门杰出弟子张小凡,便要从高空摔下粉身碎骨而死,还未替师门争光便先遗臭万年,让青云门丢尽脸面。

  其实从一开始驱物升空时,几人就注意到了异样,张小凡御物的手法生疏,身形不稳,显然就是一个新手,可为何一个在七脉会武大试中大放异彩的人,居然连普通的御剑而行也用不清楚。

  张小凡重新御使烧火棍稳住身形,朝着吴羡之道谢,“多谢吴师兄出手相救。”随后低着头,不再言语。

  见他这幅模样,吴羡之收起酒葫擦了擦嘴,轻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没事,你比我第一次御物表现好多了。”话毕,便朝前飞去。

  几人重新上路,不远处曾书书上前查看张小凡状态,见他无甚大碍,又开始谈天说地。就在他说得起劲时,沉默良久的张小凡忽然开口问道:“书书,刚才吴师兄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真的假的?”曾书书显然没听见吴羡之刚才所言。

  张小凡又将吴羡之所言重复一遍,曾书书听完笑着对他道:“哈哈哈,老大六岁入门,突破驱物的时候才七岁,当天就找了根木棍跑出去练习。听我爹说,他当时御棍而行险些从云海掉下去,幸好同门的萧逸才萧师兄及时发现,否则...啧啧啧。”

  六岁入门,七岁御物?张小凡有些不可置信,想到自己七岁时还在草庙村里玩泥巴,达到御物更是用了整整五年,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居然如此之大?他盯着曾书书,听他谈论各种吴羡之当年的奇闻趣事,一时陷入了沉默。这样一个超尘拔俗的人,师姐仰慕青睐也是自然,可他刚才那样说,是在嘲讽自己吗?心中不觉传来隐隐不甘、痛意和愤怒,脚下的烧火棍也随之散发出不详的青光。

  曾书书注意到异样,搂住张小凡的肩膀道:“小凡,吴师兄天资悟性皆是千古少有,听父亲说堪比当年青叶祖师,若是与之相比只会徒添烦恼,我等只需做好自己就行了!”

  张小凡回过神来,知晓曾书书是在安慰自己,心中升起一阵暖气,不料脚下一松,身子再次倾倒,这回辛得身旁的曾书书出手相助,才安然无恙。

  就这般穿云越山,一段本是半日的路程,五人却直至太阳下山了才赶到河阳城附近。为了避嫌,五人在河阳城外一个僻静处落到地上。吴羡之看了眼张小凡,发现他全身上下都已湿透,面色苍白,看这情形似乎比当日比试时还要辛苦。又盯着那漆黑的烧火棍,总觉得此物不同寻常,上次会武与之交手时,那股阴邪戾气让他印象深刻。

  他正自思索,双手忽然感觉一沉,发现小黑被塞进了自己怀里,吴羡之抬头望去,看见陆雪琪正盯着自己,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她领着来到一灌木丛前,然后面色清冷,道:“替我守着。”

  吴羡之会意,朝她点头回应,陆雪琪这才进了灌木丛后。青云门在河阳城乃是鼎鼎大名的仙家门派,若是穿着门派服饰进城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骚动。几人正好趁着此地僻静,换上世俗打扮,不过陆雪琪一个女生,自然不能当着众人的面换衣,找他帮忙也能理解。

  灌木中传来窸窸窣窣声,没过多久便停了下来。感受到身后的轻微吐息,吴羡之转身,还是一袭胜雪白衣,绝世容颜,就在他的眼前,如冰如霜,只是那一双明眸之中,似有淡淡情愫,温柔若水。她上前接过小黑,见吴羡之一言不发,淡淡开口:“走吧。”

  休整一番,等到张小凡恢复的差不多,五人便踏着夕阳,向那座高大的河阳城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