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卷:祭少年郎 第一章 苍山少年(1)

    时值八月,有清风徐来,自苍茫山林间尽情的穿梭。不知何时,一缕流光融入其中,夹杂着一丝别样的韵味,转了个弯儿,来到了一处苍山之上。

    苍山险峻,乃十万大山中的一座。杳杳茫茫,似出尘于世界,少有人烟。

    恰时,苍山尽头,云雾氤氲,一轮红阳正悬浮其中,散出点点流光,透过苍天古树,印在了滴滴曦露之中,随即,无数曦露发出晶莹之光,幻丽了整个苍山,一片安静祥和。

    却听一阵稚音传来,打破了这份独有的宁静。

    “丫头丫头……快点呀!……”

    这时,循声而去,只见在那山腰之上,一片云雾白纱的掩映下,一个看起来六岁左右的小男孩,此时正站在羊肠山道上,双手做喇叭状,气喘吁吁的向山下大声喊着。

    而在山道之下,距离小男孩不远处,一个约莫三岁左右的小女却嘟囔着小嘴,焦急的咿呀着:

    “哥哥,哥哥……等等我……等等我呀!”

    小女孩粉妆玉琢如瓷娃娃一般,极为可爱。可话音未落,小家伙东摇西晃的身板儿一不小心,竟“噗通”一声,一屁墩儿坐在了地上。

    原本嘟囔着嘴巴的小女孩明显楞了一下,随即眨了眨圆碌碌的大眼睛,似乎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摔了一跤,这才“哇哇”大哭了起来。

    “……我不起来啦!……呜呜!……”

    看到这一幕,山上的小男孩那里还有气喘的样子,只见一溜烟的功夫便跑到了小女孩身边,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柔和说道:

    “丫头乖,丫头不哭哦,哥哥背你上去好不好啊!”

    话刚说完,竟似灵丹妙药一般,小女孩便立马停止了哭泣,小脸上露出了坏兮兮的笑容,眨巴着泪汪汪的大眼睛,拍着小手高兴地喊道:

    “好啊好啊,雨萱知道哥哥最好了……嘻嘻……”

    就这样,这个大一点的小男孩背着一个比他小一点的小女孩,缓缓的向山顶走去。而此刻背在男孩身后的小女孩还会时不时的用她的小脑袋蹭一蹭背他的小身体,稚嫩的脸庞上,亦然露出了温暖的笑容,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如若时间在此刻定格,那么这将是一个怎样的画面呢?

    担当?亦或者是温馨吧!

    常说一日之计在于晨,所以两个小孩童经常如此,迎接这十万大山中每个清晨的第一缕朝阳,成为了两人的必修课。

    “哥哥,你累不累呀!”

    苍山之巅,一块裸露的大圆石上,小女孩站起身怯怯的问道,随即晃晃悠悠地跑到了小男孩身后,伸出小藕臂,开始轻轻的捶起眼前气虚的小身体。

    “嘻嘻……舒不舒服呀!……哥哥……你别动哦,我慢慢给你捶哦!……嘻嘻……”

    感受着背后传来的舒适之感,小男孩似乎极为满意小拳拳的服务,显得很是惬意。

    不过片刻,小男孩却露出了一丝坏笑,伸出小手,挠向了小女孩。

    “……哈哈……哈哈……”

    以至在这苍山之上,朝阳之下,嬉闹的两个小孩童,渐渐地传出淳朴与童真的笑声,伴随着清幽的鸟鸣之音,穿过密林,划破长空,在这崇山之间不停的回荡,经久不停。

    而这雄伟的山,矗立的松,轻拂的风,娇羞的阳,浴光的人,缥缈的音,俨然构成了一副少年戏阳如临虚无仙境之景象。

    ……

    画面中的少年,名叫苏尘,自小家伙记事起,他便一直生活在这里。

    说来也怪,关于那三岁前的记忆,小家伙是一点儿印象也没有,或许由于年幼,再加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便也没有刻意想过,便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而在他最初的朦胧记忆中,那时身边除了尚在襁褓之中的小雨萱外,便只有一个整日不见踪影的神秘老头了。

    所以,两个小孩童从小形影不离,久而久之,日益深厚的情谊,使得俩人对于彼此愈发依赖了。

    而对于那个照顾俩人成长的神秘老头,小苏尘却没有太多的了解。不过每每月夜来临时,老头都会让他们泡在一桶闻起来甚是奇异的药水中,说是因常年生活在山中,难免有瘴气吸入体内,毒素积累。所以说乃是排毒的药水。

    除此之外,在小雨萱三岁的时候,老头则让他们每日清晨,去沐浴苍山之巅的第一缕阳光。说是什么餐霞食气,感悟天地灵气之类,一些听起来云里雾里的话。

    但几个月下来,那个摸不到边的天地灵气,两个小家伙倒是没有感悟到,不过小身体却越发的健壮了。

    ……

    是夜,圆月映空,洒下点点清辉,缓缓而降,悄然落在了苍山下几间竹屋处。

    竹屋简陋,有些昏暗。

    一盏古朴的油灯正在忽明忽暗的为其中一间小竹屋提供光亮。

    一灰袍老者正在其内来回踱步。老者看着眼前一桶被朦胧水雾包围,甚是迷幻的药桶,似有所思。

    “从明日起,你们两个小家伙便要开始识字、读书、背经卷,过一段别样精彩的生活!记住了吗?”灰衣老头捋了捋胡子,柔和说到。

    老头看起来有些年迈,微微佝偻的腰背,似是背负了岁月的痕迹,一身灰色长袍,显得极为朴素,如若拿一把戒尺,便活脱脱一个教书先生。

    闻言后,被水雾笼罩的小苏尘立即用小手扇了扇药桶内的雾气,看着眼前的佝偻老头,乖巧的答道:

    “木爷爷,小尘记住了!”

    而在一旁的小雨萱好似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般,只眨着眼睛呆呆的看着,不明所以。

    被戳了一下时才反应过来,便鼓起粉红的小脸蛋吹了吹雾气,点头答道。

    看着两个孩童,木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不再驻足,转身走出了竹屋,他望着漆黑夜空,目光中露出了些许复杂,不知在想些什么。

    于是乎,精彩的经卷生涯便开始在两个孩童之间如约上演。

    而木老头则在两人能够自主读经卷之后,便留下一堆经卷,又神秘消失了。

    天地之间,空灵之内,苍山之下,绿波荡漾,碧莲千倾。

    这一天,两个小孩童坐在莲池边,小脚丫不时激起水波,缓缓传向远方。两人稚音绵绵,声声入耳……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

    “哥哥,哥哥”

    “雨萱想要永远和哥哥在一起,不要像经卷中的那样,空望飞鸿,不见归人。”

    “丫头乖,哥哥会一直都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