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卷:祭少年郎 第四十七章(1)

    转眼间三日时光后。

    小屋中,苏尘盘膝在床,经过这几日的调理,他的伤势算是基本痊愈,除了肩膀还留有疤痕外,已无其他大问题了。

    “笃笃笃”传来了几声轻微的敲门声,苏尘嘴角一笑,停止了打坐调理,捏了捏有些发麻的腿脚,便下床打开了屋门。

    “大哥哥,药好了。”只见小茹儿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液,站在门口轻轻的喊道。

    接过药碗,苏尘揉了揉小茹儿的脑袋,轻声道:“辛苦你了,茹儿。”

    “没事的,茹儿不辛苦的。”小茹儿睁着圆碌碌的大眼睛,摇了摇脑袋,看着比自己高上不少的苏尘,认真的说道。

    瞧着小茹儿认真的模样,苏尘微微一笑,道:“茹儿,大哥哥的伤势已经基本好了,其实可以不用喝药了的。”

    苏尘晃了晃手中的药碗,认真地说道。其实他的身体已无大碍,只要慢慢调理即可,已不需药物的辅佐。

    “不……行!”苏尘话刚说完,却见小茹儿小脚丫一跺,一副凶凶的模样,撅起的小嘴巴都能挂住一把小油壶了。

    “额……”瞧着眼前的一幕,苏尘顿时一愣,只好讪讪的笑了笑。

    拿起药碗,“咕噜咕噜”两下就将药液全部喝完。

    “呐!大哥哥喝完了。”苏尘将药碗扬起来,在眼前晃了晃,“一滴不剩哦!”

    “嘻嘻!”瞧着苏尘干脆的将药喝完,小茹儿立马乖巧的笑了起来,然后以一个小大人的语气道:“大哥哥真是个乖孩子!”

    “额……”苏尘再次一愣,快速的眨了站眼睛,嘴巴微张,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喝完药后,苏尘与铁易交流了一番,在得知这几日宁城内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后,便又回到了小屋内。

    小桌前,苏尘瞅着手中的三百三十三号寄售牌,暗自嘀咕着:“也不知道培元液有没有寄售出去,储物袋内仅剩九枚灵石,根本不够接下来的修炼之用啊!”他一脸的愁容,“若是再这样下去,别说修炼了,连吃饭都成问题了!”

    苏尘迈着方步,在屋内走来走去,脑子如同乱麻一般毫无头绪。

    “哎……”一阵叹息,他又倒背着双手,像个小老汉一般,无意识的走动了起来。每走上几步,他就停下来,沉思一会儿,想不明白,便叹息一声,又走上几步,接着再停下来继续沉思。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苏尘就像是农家磨坊内的瞎毛驴一般,绕着屋子,不停的旋转。脸上则依旧是一副愁容,阴晴变换不定。

    若是被小茹儿看见他此刻的这幅模样,估计笑的都直不起身子了。

    而苏尘变成这幅样子,还是因为培元液的售卖问题没有彻底解决。再加上前几日在小面馆听到的一些消息,这便导致他更加的焦虑。

    算了,苏尘摇了摇头,停下了脚步,他觉得再想下去脑子都要炸裂了。

    “咦,对了……”,苏尘忽然面露喜色,似是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

    他连忙坐在小桌前,将腰间的储物袋拿了出来。

    略一感应,便见小桌上多出了两个和储物袋相差无异的黑色布袋。

    黑色布袋自是储物袋了,不过并不是苏尘购置的,而是前几日巷战中,他获得的战利品。

    中年店员和屁三儿身上的储物袋,自是被他一顿摸索后拿走了。

    别人是杀人夺宝,而他是被动杀人夺宝。

    苏尘知道修士一般都会将修行之物和一些贵重的物件放在储物袋内,随身携带。所以他才会将两人的储物袋毫无犹豫的扒拉走。

    虽说两人的修为不高,但苏尘估摸着两人怎么着也在这修士圈混了数十年,可能没有什么大财,但也应该小有积蓄的。

    “呼!”他略一感应,便将其中的一个储物袋顺利的打开了。

    如今这储物袋已变成了无主之物,使用起来自是没有什么阻碍。

    “哗啦!”一件淡蓝色的长袍被苏尘一下子提溜了出来,一看便是交易所的统一服饰,眉头一皱,就极为嫌弃的将长袍丢到了一边。

    又一拿,一把白色折扇出现在眼前,打开一看,扇面上还有题字,苏尘原本以为是一件宝贝,但经过一番研究,却发现是俗世流通的普通折扇,这让他一阵皱眉。

    接下来,苏尘噼里啪啦的翻出来好多东西,但却是一件值钱的都没有,这让他升起了一股无名火。

    “难怪这中年店员要打劫小爷,原来这贱人是一个实打实的穷*。”苏尘骂骂咧咧的将中年店员好一顿鄙视。

    “咦!”苏尘忽然一顿,几个小瓶子便被他拿了出来。

    经过一番研究,三瓶聚气液,六瓶锻体液。

    瞧着几瓶灵液,苏尘的脸色这才舒展了一些。

    又一顿扒拉,将储物袋翻了个底朝天,一小堆散发着盈盈白光的石头,瞬间散落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