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卷:祭少年郎 第六章 宁城(1)

    燕国,龙盘虎踞于大夏皇朝境内,统御数亿人口,疆土更是广袤无垠。

    作为众多大夏皇朝境内的势力之一,燕国可谓是一颗新星,更如一匹黑马,在数十年前突然崛起,奇迹般地在极短的时间内覆灭了前朝,取而代之,立国号为“燕”。

    而关于这个突然崛起的传奇帝国,在民间流传有多种说法。其中流传最盛的便是燕国国主道法通天,神威盖世,当时以一己之力镇压了羸弱前朝,一个被周边诸国逐渐蚕食,日渐衰亡的前朝。

    而两朝之间似乎曾经达成了某种协议,才使得兵火战乱没有大规模的出现在帝国内部,最终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王朝更替。

    而在燕国建国初期,数个邻国陈兵边境,虎视眈眈,想要吞并这个新生的国度,但经过数年的战乱,诸国却都罕见地出现集体撤兵,于燕国缔结友好盟约的场面。

    凡此种种,无不从侧面佐证了传言的真实。燕国国主实力滔天,威慑诸国!或者换一种说法,燕帝国之内有令周边诸国惧怕的存在。

    事实上,经过数十年的安稳发展,燕国逐渐鼎盛,已然抚平了战乱所带来的创伤,尤其近些年以来,国势越发昌盛,在周边诸国中,大有一家独大之势。

    但战争,永远是一个国与国之间不会褪色的主题,就像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本就是江湖,而国本身则意味着战争。

    所以说边疆地区都会因为各种原因,出现小的摩擦,小规模的战役,但对于一个统御数亿人口的浩瀚国度来说,并算不得什么。

    宁城郡,一座落于燕国边陲的小郡县,虽说它也是燕帝国众多边陲之地中的一员,但相反这里却十分安定,据说没有发生战乱的年代已然超越了燕国建国的年代。

    这里,或许改变了人们对边陲苦寒之地的印象,就像她的名字一般,安稳宁静。

    有人说宁城郡的安稳是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北有十万大山作为天然屏障,南又拥燕国腹地,所以才没有发生战乱。有人又说,地理位置可避免异族兵祸,却难避城外妖兽侵扰,所以另一个传言更可信,宁城郡乃是神禁之地,被仙人眷顾,威慑四方!

    而相传曾有一位大修士不信此等荒谬之言,言称要屠了此地,推翻这荒谬言论,但就在这位大修士动手之时,一道惊天剑芒却不知从何而来,以雷霆手段活生生劈了这位大修士,到死也没有明白如何死去,做了一个糊涂鬼。

    以至于神禁之地的传言大为流传,更加令人信服。

    久存的安定,更使得这座边陲小郡格外的繁荣。而作为宁城郡的首府机构——宁城,来往商客更是络绎不绝,大有将这座小城挤满的现象。

    十月的宁城,刚下过一场大雨,一雨入秋,寒气逼人。黄昏中,宁城之外的官道上,一少年被落日的余晖拉长了身影,他嘴旁时有时无的白色哈气似在表露着这深秋的寒意。

    少年岁数不大,背负着一个兽皮包裹的行囊,一头黑发,显得有些杂乱,夹杂着几根茅草,逃荒的难民一般。其衣衫褴褛,看起来极为单薄,实于这寒秋格格不入。细看发现,甚至隐约还有些许已经干固的血渍残留在上面,殊不知经历了什么。

    官道上的行人陆陆续续,或许由于寒冷,或许由于归家心切,在他们经过少年的时候,并没有驻足留意什么,只是眼神之中透露出或嫌弃或同情的目光罢了。因为宁城的安稳常使得临近郡城的难民涌入这里,所以他们也见怪不怪了。

    此时的行人大都是些宁城周边村镇的采药打猎之人,出入十万大山的边缘之地,虽然有些危险,但依此做点小买卖,利润却也十分可观,足以养家糊口。

    “哎,早点回家吧,听说最近很不太平,莽荒之中出现了罕见异像,而且,据说是出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异宝!”

    “嘘,我还听说已经有好几波凌空飞行的仙人进入了莽荒深处,去探查究竟啊!”

    “咱就说城内,你们难道没发现,最近多了一些脸生的人士?而且就连城主府也贴出告示,能提供关于莽荒异像有用线索者,将有巨额奖励。”

    官道上的行人大多都在哨声讨论同一件事情,众说纷纭,但当话尾的余音传到少年的耳中时,少年却显得很是平静,没有表现出他这个年龄该有的好奇!

    少年,便是半个月前上路的苏尘,不闻山名,只沿水路,在经历了半个月的生死磨难之后,他沿水路而来,最终走出了无尽大山。

    蠕了蠕喉咙,咬着干裂的嘴唇,望着眼前如山岭一般横在前方的城池,苏尘缓缓走去。破烂草鞋,踏万里长路,一张蜡黄,无血色的脸颊之上,却有一颗明亮清澈的眸子透出坚定的目光。